当前位置: 主页 > 黔东南旅游网 > 游记博客 > 正文

探秘黔东南:“永从古城”今何在?

    落日似火,残阳如血……
    当冬日的夕阳还在西面山峦的时候,我又一次登上永从古县城城墙西门的残墙断壁,背靠巍峨苍翠的群山,看红红的太阳从山头慢慢的跌落下去,悲壮地跌落下去,古城脚下高低错落的房屋静穆地沐浴在晚霞的余晖里;风,翻开一页页线装的历史,撩拨了我的记忆,顷刻,一片片红云化成城池浮雕,战马的嘶鸣声,刀剑的撞击声响成一片……
    永从镇位于黎平县南部,直径距县城18公里,在黎(黎平)---从(从江)公路37公里处,是一个只有1.3万多人口的小镇。现在,永从虽然是个小小的乡镇,可是,在明、清两代和民国时期却是永从县府驻地,而且有500多年的建县历史,蕴藏着厚实的历史文化和人文景观。
    据《黎平府志》记载:永从原名赤沙寨,宋太平兴国二年(977年),置福绿永从长官司,元代置福禄永从军民长官司,明洪武年间改置福绿永从蛮夷长官司,明正统7年(1442年)因土司李英身故绝后,“改土归流”废司置永从县,隶属黎平府,直至民国30年(1941年)撤县(县城迁至贵州省从江县丙梅镇)前后500年。县府驻地在今永从村的街上(地名),县府衙门就设在今天的永从乡中学内。
    据《黎平府志》记载:永从县北接黎平,南抵广西三江,辖有永从直辖区、八落、丙妹、西山、大年五个区,侗汉瑶壮水等民族聚居。作为一座县府所在地,在清康熙年间已建成了较为完整的县城城池,城内建有县府衙门、城隍庙、孔庙、观音庙、考棚(校舍)、五虎庙(三国时期的5员虎将)、江西会馆、广东会馆等;筑有周长五华里、高一丈二、宽一丈的城墙作为保护城内黎民的坚固的掩体,城墙东西南北各开设有城门,南门为承流门,北门为京拱门,西门为奋武门,东门为朝阳门,每个城门都建有城楼炮眼,架有火枪土炮,县府派兵把守。古城南门、东门、北门外各建有鼓楼一座,分别叫南厢、东厢、中厢鼓楼,街脚建有魁星楼。
    永从县处黔桂交通要道,为广西进入贵州的重要门户,故自清康熙以来,南来北往的客商络绎不绝,并在县城内开设会馆,常驻经商,较为有名的是江西会馆、广东会馆,永从县成为了当时黔桂交界贸易集散地,县城逐渐形成了百多年来较为繁荣的乡村集贸市场。民国5至8年,时任县长的王文希为方便民众赶集,进一步发展乡村集贸经济,带领民众从县城东面8华里外的毛庵(地名)山上采掘青石板,筑成长近500米,宽6米,街面中心2米为青石板铺成,两边各2米鹅卵石镶嵌而成的永从青石板街道。
    作为一座古县城,当时,永从古城县府所在地的人文景观颇多。
    从县城东门往东跨过福禄江石拱桥的新寨盘,建有接官亭和龙庙。接官亭乃是迎接上任县长休息之所,即每一新任县长上任前,须在此亭停留与迎接官员、乡绅座谈,然后才进朝阳门,再到县府衙门上任。龙庙则是每年立春日雨水来时,县长在此召开乡绅贤达会议,号召各地自立春之日起掀起春耕生产高潮,县长并亲自下水犁田(此水田现仍存留在一农户家门口),表示县长带头搞春耕生产。同时,龙庙又是每年当地乡民春节闹元宵舞龙灯出龙之地,即,舞龙灯出龙的头晚各寨龙灯必须到龙庙开光,才能举行舞龙活动。
    从县城西门往西行约1公里的西门岭上,劈有占地5亩多,颇具规模的教场坪,为保护县府衙丁骑马射箭、舞枪弄棍、操练武艺的练武场所。那时,每天清晨,衙丁们在教官和领班的带领下,飞马出京拱门(北门)穿过北门寨子,直奔西门岭教场坪,走马射箭,操练刀枪。阵阵粗犷的练武吼叫声,回荡在尚是满披晨曦的山谷。
    出南门往南跨过福禄江上的福禄风雨桥,越过上寨大寨子,攀上400米许高的上寨后龙山坡头,那里设有占地2亩多的营盘军事实施,驻有衙丁,乃保卫县城要塞之地。
    在北门寨桥岭上(现乡卫生院背后)修建有培文阁、六角亭等亭宇,为永邑文人学士聚集、呤诗作对、比赛才华之场所;距培文阁不足100米的北门寨桥头,还修建有世人崇拜的关云长关帝庙,香火颇旺。
    再往下行,走过下寨寨前,距下寨约600米的田坝中,建有北塔一座,名笼珠楼,塔傍还有一棵古桂花树与其终日相依为伴。该塔高七层28米,木质结构,建造颇为雄壮辉煌,上下檐角皆挂有铜铃,迎风摇动,响声悦耳;登楼了望,心旷神怡。古人曾为北塔题诗一首:塔遭匪患已经秋,熟料于今又转修;三山外立长春景,二水中分福禄州;七层瑞气冲云露,八面文光应斗牛;但等太平无事日,定游家春笼珠楼。遗憾的是,民国14年,因当地爆发特大洪水,北塔连同桂花古树均被冲毁,现塔基下仍淹埋有碎瓦断砖。
    对于这座北塔与桂花树,还流传着一个美丽、动人的故事。据传,很久以前,有天晚上,古桂花树化为一英俊的后生,到很远的贯洞侗寨行歌坐夜,与腊乜(姑娘)们对唱情歌三天三夜。情意绵绵的情歌、英俊善辩的后生哥让腊乜们流露出相见恨晚的神色。惜别时,腊乜们送上了珍贵的袜垫、头巾、枕套等信物,也不忘问后生哥家住何方。后生哥答曰:永从北塔。因时常思念永从北塔的后生哥,时隔不久,几位腊乜爬山涉水来到永从打听北塔后生哥,寻遍永从地方也没有北塔这个寨子。一天,一位善良的老人对几位姑娘说,我们这里确实没有北塔这个寨子,只有一座北塔楼,不信我引你们去看看。几位姑娘在老人的带路下走向北塔,来到塔下,姑娘们看见这里的确只有一座塔楼和老桂花树,没有一户人家。当姑娘们抬头望塔傍的那棵古桂花树时,感到十分惊讶,只见树枝上挂满了前不久她们送给北塔后生哥的袜垫、头巾、枕套等信物。老人看姑娘们惊诧的样子,问及原故,姑娘们将事情一五一十告诉老人,老人也感到不可思议。当她们启步离开北塔时,一阵山风吹来,塔上的铜铃迎风摇响,此起彼伏,就似前不久北塔后生哥对唱过的绵绵情歌。
    从北塔往下走约1公里到满团寨,寨后建有座子月庵。据传,当年乾隆皇帝游江南时,在永从县逗留数日,巧遇满团寨年少貌美的聂氏村姑。本是情种的乾隆皇帝,一见动了龙心,几番云雨之后,欲娶聂氏为后妃,又恐皇后知道后找麻烦,留在这“天高皇帝远”的永从县又怕被别人横刀夺爱,就在满团对门寨后的半山坡上修建一座子月庵,为聂氏后妃居址。乾隆回北京后,由于思念聂氏,夜不能寐,赋诗《子月》寄予:京都遥想永从月,满团美女朕相思。尧天播下龙种子,含黛远山是宫阙。
    距西门城外约5华里的豆洞寨,在峰峦耸立、森林茂密、古树参天的后龙山上,有座青龙庵庙宇,庄严宏伟,殿堂辉煌,佛像美观,风景优美,历来为乡民、官吏、文人游览之地。该庙宇已全部毁于文化大革命的十年浩劫,现为豆洞小学校址。
    距永从古县城东面约十里的毛庵山上有座茅庵,又名永宇庵,庵址座落在四周高山环绕、泉水潺潺、竹木茂密之中,十分幽雅。据传,此山曾是一块风水宝地,各地乡民为夺此宝地安葬逝者而争斗不休,时常状告到县衙,平添了几多政务,县长一怒之下,令人在该山建造庙宇镇住了此山龙脉。
    这就是辉煌了500年光阴的永从古县城风貌。遗憾的是,随着历史的浪淘,时代的变迁以及天灾人祸,现在,这些古城古迹已荡然无存:县府衙门、孔庙、观音庙、考棚、会馆、城墙大部和东、北、西三座城门,还有培文阁、六角亭、关帝庙、永宇庵、子月庵、教场坪、营盘、接官亭、龙庙等先后于撤县后被毁;城隍庙、五虎庙解放后曾为永从乡粮站粮库,后因扩建永从中学被全部拆毁;部分城墙石和南门在修建潘老大桥、永从防洪堤、永从五龙水库时被拆毁,有少部分成了群众起房造屋的基石;永从青石板街毁于1966年秋的那场特大寨火,现已被一条水泥街面所覆盖。永从古县城早已淹没在了历史的长河。更让人心酸的是,500年的建县史和古城古迹在人们的记忆中已日益淡化,大多数人只有从为数不多,尚健在的老一辈人的口传中有一点“永从县”的模糊记忆。
    近几年,随着乡村旅游业的开发与发展,永从镇的民众曾多次有过恢复永从县古城风貌的念头,以开发旅游业,繁荣地方经济,增加群众收入,但因所需耗费巨大而作罢。他们多么希望有识之士,有资贤达开发永从古城,再现古城当年风貌,造福于民。同时,也让人们永远记住,在永从这个穷乡僻壤的弹丸之地,曾经是座古县城,且有500年的辉煌历史。(唐学章)
 
顶一下
(16)
94.1%
踩一下
(1)
5.9%
  
[作者:唐学章 ][责任编辑:总编]
     
阅读排行
  • 本地
  • 要闻
  • 社会
  • 县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