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黔东南旅游网 > 游记博客 > 正文

清艳动人的镇远古城雨夜(图)

  【黔东南·镇远】清艳动人的古城雨夜

  从芷江回到怀化,本打算住下了,

  谁知居然赶上了四点多的火车,

  于是,三个小时后,这个小雨打湿石板路的晚上,

  我们已经身在古城镇远,河畔夜游。

  夜色妖娆,曾经清幽的古镇与凤凰相比不遑多让,不知是喜是忧。

  幸而游人不多,顺利找到临河客栈住下。

  酸汤鱼,明天等我们!

  ——4月22日晚旭微信

  随火车从湖南怀化一路摇到贵州镇远,

  恰逢雨中古城夜色,宛如洗去铅华的清丽女子。

  不管变化如何,我不挑剔,我都愿意接受。

  ——4月23日棠微信

  下一站,贵州镇远。镇远其实已经不再默默无闻。当人们腻了湘西凤凰的嘈杂热闹,离它不远的镇远古城便走进了大家的视野。我只怕来得太晚,人们已经破坏了那份清幽与美丽。所以行前就跟他把丑话说在前头,若是对镇远不满,可不要怨我选择了它。

  滇楚锁钥,黔东门户。镇远亦是一座山水滋养的边城,有着两千多年历史,石屏山,舞阳河,古巷城垣,石瓦青砖,侗家飞歌,苗家米酒,从古至今,它都是诗里画里的清幽古城。不晓得我们相遇的镇远,是不是还那般古韵悠然,还那般山水无忧。

  不管怎样,旅行亦如人生,抱一份期待,持一份宽容,才能邂逅更多美丽。

  芷江虽然在怀化与镇远之间的铁道线上,却没有去镇远的火车,甚至汽车也没有,只能返回怀化。坐上一辆据说中间不停靠的直达车,比来时多花五块钱,送我们直接到了火车站,刚刚好赶上四点零九的K495。也才晓得,距离发车一小时网上售票会停止,并不是说没票了。而这种长途过路车,经常会晚点,就是过了一点时间,也可以去售票处碰碰运气。后来我们从镇远去凯里便是如此,喜得我一直感谢火车晚点。

  火车摇晃着过了从湘西南到了黔东南。黔东南才是我们此行重点啊。

  车厢里人不多,快三小时的路程,都坐得很舒服。车窗外飘起了雨丝。

  当火车在镇远古城上空掠过,坐在我对面一直处在高冷状态默默看剧的年轻姑娘,终于活动了,打电话,撒娇地跟电话那头的爸爸报告,让来接。然后收拾包包,居然还冲我嫣然一笑,说到了。回家的喜悦和激动是压抑不住的,就这么同着陌生人自然流露出来。

  我忍俊不禁,回以一笑——不是游客是归人,希望镇远给我们同样的感受。

  小小的火车站,端端正正的建筑因青瓦飞檐而凭添几许古韵。细雨纷飞中,跟观光车一样漂亮可爱的1路公交车送我们到古城步行街。

  

  过了新大桥,石屏巨镇的牌坊处便是步行街之始。说是步行街,青石板路上却是摩托车和各种车辆驶来驶去。初来乍到,来不及好好打量,便拖着行李一路寻找客栈去了。不知是不是因为没到旺季,游人不多,三三两两,尽是日常模样,客栈也统统挂着临河有房的牌子。

  快到博物馆,找到一家临河家庭套房的标间,房间虽小,但五脏俱全,整洁舒适,雪松木纹的床和靠壁,有小小阳台可吹风观景。很是喜欢。放好行李,略事休息,两个人便背着相机出门去了。客栈的女主人告诉我们,可以去登山眺望古城全景夜色,刚刚有几个人刚走。我们却不想太过仓促,还是在镇上先随意逛一逛。

  天色已黑,华灯已上。雨还在下,飘飘洒洒,时密时疏,就这么打湿了脚下的青石板,沿河而修的蜿蜒石街上,湿漉漉地拖着长长的灯影。临河吃饭,观河岸夜色,灯影徘徊,水色奇丽,连绵的马头墙,顺着河道蜿蜒错落。一片光灿旖旎。

  古城的美,一半在夜晚,如果遇上这种蒙蒙的雨,又遇上游人不多的时刻,那就美得更有灵魂了,宛若一位洗净铅华的清丽女子,沉静而诗意,气质婉约,打骨子里散发出慵懒闲适的气息。

  

  

  

  

  

  

  

  

  

  吃饱了,两人河畔夜游。镇远素有“东方威尼斯”之称,一条舞阳河把古城分为两边,河上桥与桥的距离颇远,两岸居民来往不便,所以,隔几步路,就有古码头,有的只为观景,有的还在使用。客栈旁边就挨着一个渡口,每日里都有人撑船渡客,一元一位。

  再走几步,高大的白石牌坊和高大的树下,便是游艇码头,刚吃饭时坐在河边,便见古色古香的游船在舞阳河上夜游。

  

  然后,是泡桐树掩映的米码头,这是从前专门运米的渡口,还立着光裸脊梁的背米工人铜雕塑像。两人拾阶而下,来到舞阳河畔。新大桥近在咫尺,站在它面前,惊艳得我不知怎么表达。见过太多夜景灯光,也见过太多霓虹幻彩,却从没见过一座朴实端方的石拱桥,披上夜的彩衣,摇身一变,变成如此梦幻神奇的模样。

  没注意到灯装在哪里,设计得很是巧妙,而那灯光是渐变的,刚刚的清丽女子,此时此刻,忽然变成了百变女郎,赤橙黄绿青蓝紫,每一种色彩都在不知不觉间转换着,时而艳丽,时而清幽,时而沉静,时而妩媚,时而迷离,时而神秘,时而温柔,时而灵动,凭添几许动人的妖娆,让人不错眼珠看得目眩神驰,真想把每一种变幻都收进相机画面。

  桥身与孔洞下的灯光是不一样的,比如桥身是艳蓝的,桥洞是静绿的,桥身是紫粉的,桥洞便是幽蓝的,各种色彩搭配与组合,更突出了桥的身姿,映在水中,荡漾出一片绚丽幻彩,每一个石拱,半实半虚,组成一个圆洞,随着光影变幻,都如同一个通往神奇之境的隧道,令人神往。河边铺设亲水木栈道,蜿蜒穿过桥洞,于是我们便真的钻进了那奇丽的隧道。

  即使如此流光溢彩,雨丝纷扬中,那古城的夜,依然清艳不俗,隽永迷人。就连灯下我们的面容,都被浸润得几许清润柔和。

  

  

  

  

  

  

  

  

  

  

  

  无人打扰,且行且摄。

  桥那边,依旧是沿河而建的民居,据说这些火柴盒小楼已经是90年代改造过的了,所以没有凤凰沱江畔的吊脚楼那样风情十足,但也别有特色,风格统一,紧紧相依相连,马头墙错落有致,斜斜望去,只见楼顶剪影是一片刺刺的翘角。

  有客栈,有饭店,也有酒吧,却没有凤凰江畔酒吧林立的灯红酒绿,一片暖暖的琥珀色,也没有鬼吼鬼叫的歌声,或许是这夜雨,涤去了人心的浮躁,还古城以安静宁和之美。

  真的庆幸与它是这样的相遇。山水古韵,与现代灯光造景和谐融合,才有了如此妖娆又清艳的镇远夜色。还记得多年前的凤凰,就曾经这样写过:“美丽的古城,就是这样奇异地把现代感容纳了进来。没什么不好,是吧。最少它成全了沱江两岸的夜景,如果没有这繁荣,没有霓虹灯的点缀营造,凤凰之夜怎么如此灿烂迷人。那是仅有溶溶月色和点点渔火不够的……”

  

  

  

  

  走了一段,遇有渡口,便拾阶而上重回街面。这条街,一面临水,一面依山,灯光投射,抬眼可望青山隐隐,石屏壁立,“名城镇远”几个大字发着光在几座山头闪耀。天亮时我们在火车上就有看到。

  钻进一栋正在修建的小楼,踩着碎砂石,找到了不一样的角度看看新大桥的夜色。

  

  

  

  

  

  

  

  

  

  走回新大桥之畔,从桥上而过。那一畔亭楼也都亮着灯。过了桥,是小小的夜市,卖小樱桃的,卖烧烤的。从河边亭阁拾阶而下,便又到了河边,桥洞下泊着两三只小木舟。

  一家一家挂着酸汤鱼、舌尖中国的字匾幌旗的饭店前,摆露天座椅,因为有雨支起了篷子,有大一点的团队在此兴致高昂地畅聊欢聚,也有三四人一桌在灯下一边吹牛一边畅饮。

  

  

  

  

  

  

  

  走过这一片喧闹,走过河岸边的如丝垂柳,走过长长的风雨廊。走得脚底板都有些疼了。祝圣桥那边的夜色却未亮起,便原路返回,依次再逐一走过,新大桥的幻彩由远及近地辉映着,仿佛一个瑰丽的梦境。

  

  

  

  

  

  

  

  步行街上许多店铺都关了门,唯有灯影,静静地在长街上拖曳着余韵。打道回府安歇去罢。枕着水,也做一个瑰丽的梦。

  

顶一下
(1)
25%
踩一下
(3)
75%
  
[作者:紫旭棠 ][责任编辑:总编]
     
阅读排行
  • 本地
  • 要闻
  • 社会
  • 县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