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黔东南旅游网 > 走进苗侗 > 正文

走进黎平堂安侗寨古村落 见证永不褪色的石舂

    黎平堂安侗寨古村落位于肇兴侗寨山巅以北3.5公里处,这里居住着207户,892人,房屋大多数取南北向,全寨人以嬴、陆两姓为主,杂有潘、蓝、吴、杨、石五种姓氏。
 
    堂安侗寨三面环山,海拔837米,前面是空旷的梯田和广袤的森林公园以及灵气十足的肇兴侗寨、厦格侗寨、美闷侗寨等,摄影、艺术创作海阔天空。这里“三伏”无暑气,隆冬无严寒,最热的时间为7-8月,最高气温为31℃;最冷的时间为1-2月,最低气温为-5℃;为肇兴景区避暑养身的胜地。
 
    堂安侗寨这座生态文化公园里,文物琳琅满目,鼓楼、戏台、吊脚楼、古幕群、古瓢井以及水碾、纺车、石舂等古朴典雅,不愧为人类返璞归真的范例。而这些群芳之中,在文化历史方面,又以石舂独领风骚,它生命的持久性和文化的连续性与堂安人民共生共荣,伴着堂安人民风风雨雨,一起走过昨天,走到今天,甚至走向明天,它完整地记录着堂安人民的生产生活,风情习俗以及堂安古村落的前世今生。
 
    石舂是堂安人民的起床钟。黎明之后,日出之前是石舂最为狂欢的时刻。这里没有商业气息,人们以乐天知命的自然心态过着平淡质朴的生活。家家户户舂米舂薯等石舂生产运动集中在这时候漫天漫地的展开,桃源式的农庄生活实物场景散发出它无穷的趣味,自给自足的小农生产活动打破了堂安古村落的宁静。全寨舂声不绝于耳,声声成韵,整齐划一,音律构成了堂安侗寨朴实的乐章。石舂如钟,舂声如令,舂歌如潮,满载着生命的气息和欢悦的景象,催醒了堂安人民,熄灭了梯田的蛙声,拢住了丛林的鸟语.....。堂安人民与石舂心有灵犀,循着石舂的天籁之音,大伙不谋而合,结伴晨起,开始了他们新一天的生计。
 
    石舂是堂安人民安家落户的标志,生产生活的伴侣。堂安人生活,离不开田园,离不开泉水,也离不开石舂,他们在起房造屋,建村立寨的那一刻起便有了雕刻石舂的计划。石舂不仅能为他们加工粮食而且造作经济,也可就地取材。此外它“不占天”“不占地”立于屋檐下,起于木梯背,加工便捷,不浪费、无污染、零损耗,珍惜粮食到一颗一粒的优点,赢得村民百倍暧昧。在做事惜粮方面,石舂超乎寻常,“清白”优于其它机械。其它机械食品加工,机腹内或多或少总留存有食物达半斤之多。由此,石舂成为了侗家人成家立业的标志性工具。少量的美食等加工石舂最宜。石舂造价成本低而又能维持生活的生态优点以及勤俭节约,爱惜粮食的美德,注定了和堂安人民生产生活,以日以年,相濡以沫,相依为命。
 
    石舂是妇女的得力助手。侗家人的家庭事务,儿女洗漱,一日三餐以及农事生产临时性的野外生活等全靠妇女操劳着落。繁重的家务和日常、临时性的生活工作负担,妇女们不得不依靠石舂来助一臂之力,担当他们的助手,完成她们一天的琐活。石舂轻便耐劳的特长,让单纯地只为生儿育女的妇女脱颖而出,主动地承担着家庭细活的中坚力量。“男耕女织”的自然分工模式在堂安古村落石舂文化里鲜活而明朗。石舂每天的惯例工作,舂谷碾米,砸碎牲料等,所做旧活面面俱到,有条有理,它“低头做事,抬头拉车”的修为既解放了农村妇女纷繁的社会分工,又解决了侗家人自然性的小农经济,使他们在无商业气息的状况下能自己动手,养家糊口,快乐生活。有了石舂的正能量,堂安妇女宛如平添了一只风情手腕一样,轻松愉快每一天。
 
    石舂是妇女聚会的场所。根据习俗,侗家妇女不得入鼓楼休娱。父系的鼓楼款约习俗,妇女们并不感到没有尊严,她们反而尊俗创俗,利用农闲时分,尤为盛夏“三伏”,她们带着刺绣经常窜户探亲访友,以相互交流手工艺、练习侗歌等方式来丰富业余生活,以示闲情雅致。远嫁他乡,近嫁故里的“姑娘”仰慕娘家堂安凉爽的气候,三三两两也前来避暑消夏,入群共同研习针线活,顺便晒晒穿着装,叙叙陈年情,唠唠生活事。叨困过后,倚仗石舂,三五结伴,两邻凑合,找些特色美食会集在石舂里起伏劳作,加工点心。石舂成为了她们聚会娱乐的最佳场所。劳作中,她们之前所有的聊天情感在石舂的文化里升华,所有的聊天信息在石舂的文化里深化。其中绘声绘色、絮絮不止、窃窃私语的场景点缀了堂安古村落。她们对美好生活的憧憬和追求朴实无华,愿望略在石舂的怀抱中就能得到满足。同时石舂也收藏着妇女们一些珍贵的秘密和似玉的容貌。
 
    石舂象征婚姻的摇篮。侗家青年男女订婚一般在腊月和正月。订婚贵重礼物是糯粑。做粑原料及流程:用蒸熟的糯饭交由石舂百般捶打,蘸以煮沸的茶油和枙子汁水,经手工拈制而成。制粑环节中,石舂起着决定性的作用。糯粑肉的细嫩滑腻、质量优劣完全依赖于石舂的怀抱。石舂仿若母亲般孕育着糯粑,孕育着婚姻,更象征着婚姻的摇篮。
 
    石舂手足林立,分工严谨而有序。石舂由石支撑架、石碓杆、石碓和石臼几部分组成,除了构造完整外,作息还需要吊绳、木勺、长柄糯禾草扫把、簸箕、支撑木叉等这些手足来辅佐,共同开创石舂的文化活力。石舂工作时,踩碓杆尾即“踏板”的人,首先需要手操挂于石舂尾部的吊绳来控制身体平衡。其次,除了舂粑外,其余谷物等需用长柄糯禾扫把扫拌,以供谷物等集中臼心,提高它的工作效能。生产结束时,支撑木叉、木勺伺候。木叉连同石碓和石碓杆撑起,待木勺撮尽臼内谷物后,用簸箕覆盖臼口,以促其干净清洁。
 
    石舂连接地气,生命不息。石舂禁止与硬度强的物体住在一起,它连接地气主要表现在石臼和石碓杆部件上。石臼朝天坐地,连接地气,一方面泥土柔软富有弹性,石臼与泥土接触可成功实现震后“软着陆”,减小与石臼底部撞击,避免事故发生,保住石臼的生命;另一方面减小撞击的同时,也化解了石舂“地震”房屋的矛盾。石碓杆连接地气主要在杆尾上,一方面泥土柔软,石碓杆尾与泥土频繁触及,减小震力勿使木杆折裂;另一方面双方软绵接触,减小反弹力,形成 “蜻蜓点水”式“抵触”,以稳控碓杆“平衡”,确保石碓与臼心巧妙亲和,不移位。
 
    石舂与木屋“相生”,与砖房“相克”。石舂生命讲究“天干地支”,“相生于木屋,相克于砖房”,原因在于木屋最大的优势系整体重量轻,梁柱穿梭、逗扣、牵拉等牢固,即便是外力作用,屋身稍有倾斜也无大碍。石舂虽为房宅地震的震源体,但根据木屋结构和特点完全可接纳石舂入住,它们彼此相生,能够共同生活。而砖房与木屋正好相反,忌讳石舂入室。这就是石舂“相克于砖房”的基本原由。
 
    石舂身怀杠杆理,永远不平衡。石舂的构造运用了杠杆原理。碓杆的中部套有一根横轴,两旁置有石支撑架作为承担横轴两端转动的支点。碓杆两端,一端供踩踏,一端装有石碓。石舂运转工作一靠踏力,二靠石碓自身重力,踏板端头一踏一放,石碓端首一起一落,起到舂物作用。石舂碓杆,踏端是纯粹的动力臂,没有套入任何东西,另一端装置石碓,重心明显偏向。因此,石舂休息,必须凭借石臼撑住石碓方能“衡杆”。石舂造作昭示堂安人智慧。他们“举一反三”,运用杠杆平衡原理中的不平衡,成功地让石舂创造了奇迹,养育了堂安人民,铸就了堂安侗寨古村落闪光般的文化。同时石舂意向性的“不平衡”,不仅仅是为了生产工作,更为重要的是,为堂安人民注入了精神动力,在这种“不平衡”动力的助推下,它带领着堂安人民永远向前进。
 
    石舂“一身正气,两袖清风”。石舂由青石和木头修造。为人做事“清白廉洁”。生命之中,不求索取,但争奉献,即便是在养护方面也并没有提出什么特别的要求,仅需聊以遵循以下事项即可。第一,注意转动轴与碓杆保持紧凑;第二,石碓与碓杆切忌松动;第三,禁忌石碓与石臼在空巢的状态下直接撞击;第四,保持碓杆尾部的泥坑干燥。经济而简易的养护以及广泛的实用性能,赋予了石舂蓬勃的生命力。
 
    如今,在堂安这块宝地里,石舂依然充满着无限的生机,它不仅舂出了堂安文化,还锤炼了堂安精神,承载着堂安梦想。石舂的生命风采,在堂安古村落,永不褪色! (吴志培)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作者:吴志培 ][责任编辑:总编]
     
阅读排行
  • 本地
  • 要闻
  • 社会
  • 县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