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学频道 > 大散文 > 正文

鱼变的妈妈

    总感觉身后有一双牵挂的眼睛,在梦里、在异乡、在每个难眠的夜晚寻觅……
                                                                         ——题记
 
    晚上十一点多的时候,我正准备睡觉,母亲打来电话。自参加工作以来,为了保证第二天的工作质量,我很少熬夜,一般都是这个时候就寝。这么晚了,母亲还打电话来,莫不是出什么事?我在心里想。接过电话才知道,原来,母亲是想告诉我,“她刚看了天气预报,说这几天全国大范围降温,提醒我晚上睡觉多盖被子,明天多加衣服,别熬夜太晚……”
    知儿莫若母啊,在母亲眼里,无论我长多大都还是个孩子。母亲知道我喜欢熬夜看书,夜里爱用腿蹬被子,而且总是穿得很单薄,所以特意打电话来嘱咐我。这份情这份心使本来看书疲倦的我睡意全无,古往今来,慈母的爱不知养育和激励了多少有志青年走向成功。母亲的这份厚爱,我要如何才能“报得三春晖”啊。
    曾经在一本杂志上看过这样一则材料,说是在海洋深处生活着一种大马哈鱼,它们养育后代的方式非常的让人感动和敬畏。母大马哈鱼产完卵后,就守在幼仔旁边,刚孵化出来的小鱼因为还不能觅食,只能靠吃母亲的肉长大,母大马哈鱼忍着剧痛,一动不动的任凭撕咬。小马哈鱼长大了,母马哈鱼却只剩下了一堆骷髅。这无声的诠释着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母爱,小马哈鱼吃母亲的肉长大,我又何尝不是在吮吸着母亲的肉呢?
    我的家在农村,为了供我和弟弟上学,父亲常年在外打工,这无形加重了母亲的负担。家里家外、大大小小的事使得母亲还未年过半百便已皱纹深深、丝丝白发。母亲一会是母亲,一会是父亲,无论是田间劳作还是张罗全家人的衣食住行,母亲都尽量做到最好,宁愿自己受累也绝不让我们受丁点委屈。记得我八岁那年,有一天傍晚,母亲从地里干活回来,带回了几个嫩玉米,我最爱吃烤嫩玉米了。谁知道母亲却把个大粒多的全给了弟弟,给我几个个小粒少的,那时弟弟身体不好,很是瘦小。我当时年少不懂事,非常生气,认为母亲偏心,接过那几个小玉米就往门外仍,伤心得眼泪哗哗直流。不曾想,母亲放下一天的疲劳,又跑到五里外的地里去给我摘了好几个个大粒多的玉米回来。当时,我虽然表面上原谅了母亲,心里还是很伤心。我不曾想,母亲其实比我更伤心。作为一个母亲,一个女人,母亲其实也有很脆弱,也很需要家人的关怀和理解。在以后的日子里,每每想起此事,我都羞愧万分,作为母亲的儿子,我太不懂事了。
    母亲,作为您的儿子,我感到骄傲和自豪,我将遵从您的教导,更加努力工作来报答您的养育之恩。在这舞阳河畔,我只能默默的祝福您老身体安康。同时,也祝天下的母亲幸福安康!(徐学练)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作者:徐学练 ][责任编辑:总编]
     
阅读排行
  • 本地
  • 要闻
  • 社会
  • 县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