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学频道 > 大散文 > 正文

爱上一座城

    编者按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关注文学与地域的关系在中国古已有之。“三城记”随笔版想要通过“读城”来勾勒整个贵州的城镇面貌,也就是寻找城镇的人文精神。通过非虚构写作,以“人与城”为核心,展现“城·人文·印象”。


    当地历史、人物、特产、文化积淀、市井百态特别是当下的生活都可入文,展现各自的城镇印象和城镇生活。“三城记”每两周一期,每期刊载三个地方的作品,每篇稿件要求不超过1200字,谈回忆可以,更欢迎说现在。
 
 
    张爱玲说:爱上一个人。
    一座城市里,总有让你充分留下来的理由。比如西南边陲小城,温馨、朴素、简约的凯里小城。
    我生活的城市自古以来即为少数民族聚居区域,“凯里”是苗族语音译,意为木佬人的田。苗语称木佬人为“凯”,田为“里”。追溯历史,春秋时期,属南蛮牂牁国;战国属夜郞且兰国;秦汉属且兰县;隋属宾化县;元始有凯里安抚司,至今已有700多年。
    古代中国强调的灵气多来自山和水。我醉情山水,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性格,凯里的性格则是两面的,一面是静若水一样蕴诗情画意无限的宁静,而另一面则是灯红酒绿霓虹闪烁活力四射的喧嚣。
    我在生活十年之久才发现,凯里是一座气息风雅,适合人类居住,有着原生态文化的城市。我用心去勾勒城市中的风景,用心去融入城市的民族风情,很用心去刻画生活中的点点滴滴。
    一座城市,有些细节让你难忘,你会在这些细节中不断反思,不断向前。
    十年前,我背着两蛇皮口袋的书籍来到凯里,为了找到一个适当的栖身之所,我像牧羊人一样吆喝着我的书籍在这座城市几乎走了一圈,租房的日子里,心里莫名的难过。
    这座城市就像一座原始森林,在开始的时候拒绝我的唐突和冒失。
    毕业刚到这座城市时,韶山南路破朽不堪,一次上街,一个冒失鬼踩着一块松动的水泥砖,污水溅了我半身,他居然没说声道歉,就扮个鬼脸走了,我想上去扇那冒失鬼两耳光,可我真的不敢,他比我高大威武多了。我说火车站是个庞大的垃圾场一点不为过,一次我从贵阳下来,在拥挤的站台上,一个妖艳的女人用她那硕大的乳房在我背上揉来搓去,搞得我心猿意马,可出得站台,我准备打的,我身上仅有的二百块钱想是被那女人窃去了,只好步行回去了。刚到广场,一个骑着自行车的小青年从我脚背上碾了过去,我捂着脚痛得流泪,我没来得及抬头,那小青年倒是下了车,想是向我道歉来了,可他露出满嘴的黄牙,对着我吼,你瞎了眼。
    2004年,我在这座城市与一个女孩结婚,告别了我那种居无定所的日子,我觉得一个男人的责任感是可以用结婚这个阶段来划分的。那以后,就坚定了我要留下来。我知道爱上一个人是因为一个眼神,爱上一座城肯定是一束阳光。
    每一座城市,总有她独特的韵味。比如凯里的秩序。要走斑马线,不横穿马路,凯里在这一点上全国有名。
    乡下来的大妈不知道斑马线是何物,协警告诉她,斑马线是马路上白色的条幅。这下把大妈搞懵了,她背着一筐土豆,单跳着穿过马路,路人忍俊不禁。还有一小偷猖狂逃跑,在一盏红灯面前停了下来,他为了等绿灯不闯红灯,被民警捉进派出所。更有甚者,隔壁小肖家的宠物狗,都慢条斯理走斑马线。在这一点上,让凯里人骄傲不止。
    我把全部情感交付给凯里,累了我可以躲在自己的居室里,养一杯茶,看书、写作,静下心来享受那一片刻的宁静,在构筑的文字殿堂里自陶其乐。(作者供职于凯里供电局 姚瑶)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作者:姚瑶 ][责任编辑:总编]
  
下一篇:没有了
  
阅读排行
  • 本地
  • 要闻
  • 社会
  • 县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