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学频道 > 大散文 > 正文

吃庖汤的联想

吃庖汤的联想
 
 
卡 柳
 
 
    年前,在读研究生苗夫准备带几个外省同学到施秉来做田野调查,让我先把施秉的自然、人文及历史跟他们介绍一下。我说苗夫你也是施秉人,应该知道家乡已被列为世界自然遗产地了,你先带他们来吧,电话里三言两语说不清。
 
    他们同学三人来到的时候,已是中午十二点,显得有些饥疲。我把几本县里编写的书拿给他们,立即叫他们上车,往城郊菜花湾苗寨开去。我告诉他们:“你们来得正巧,一位朋友邀我去他家吃庖汤,这就算是我给你们接风吧。”他们一下神彩飞扬起来,特别是那两个外省女学生,第一次踏进苗乡土地,显得格外惊奇、开心。驾驶员会意,将施秉籍苗族歌手雷艳的歌曲《家乡的味道》播放起来——
 
    烟袋留着阿爸的味道,
 
    花带绣着阿妈的味道,
 
    米酒飘着丰收的味道,
 
    飞歌唱着家乡的好……
 
    甜美的歌声渲染着大家的心情,带着大家的幻想自由飞翔,飞向一个美丽的苗寨,那里有一桌香喷喷的饭菜等着我们……一切都在烘托着这一次快乐之行!
 
    一位女研究生合上书,问道:“刘老师,你给我的书我过后慢慢拜读,你说我们去吃庖汤,庖汤应该怎么解释?”
 
    我说:“嗯,这恰好是那几本书没写到的。我们这地方快要过年的时候,不论哪家杀猪,都要请家族邻居朋友来吃一餐,叫做吃庖汤。庖汤,可以解释为‘庖丁的汤’。你们都知道‘庖丁解牛’这个成语吧,庖丁,就是厨工、厨师、屠户的意思。平时谁家有喜事,这些庖丁们被请去帮忙宰杀时,总要偷偷把最好吃的部位一处割一点留给自已,之后,杂骨、五花肉、瘦肉、肥肉、猪肚、猪肝、猪舌、猪腰、粉肠等等,一齐放进一个大锅里用清水煮熟,全猪大荟萃,煮出的汤就特别香了,但这汤是不上桌的,庖丁们只将瘦肉和肥肉捞出切成大块,摆上长桌,其他腰心舌肚之类也都是不上桌的。开席后,嘉宾贵客被主人们执手进入长桌宴吃大餐,而这些庖丁们,往往只能挤在厨房一角吃小火锅,看起来他们是被冷待了,其实他们的小汤锅比长桌宴还更丰富,更美味哩!”
 
    女研究生听罢喜形于色,说道:“我明白了,今天我们要去吃的庖汤,就相当于庖丁们吃的美味小火锅喽!”
 
    菜花湾苗寨不远,十多分钟就到了。只可惜这家主人杀了两头猪,忙不过来,菜饭还没弄好。但由于主人的热情好客,让我们来时的兴致丝毫未减。乘此机会,我带大家先去到寨外的风雨廊走走,看看诸葛洞的风光、古迹,指点他们翻开我给他们的书,读一下明代贵州巡抚郭子章、晚清名臣林则徐写关于这个地方的诗词,看看清代画家邹一桂笔下的国画《相见坡》,了解施秉喀斯特因了哪些“唯一的美”评上世界自然遗产……
 
    这里是国家级舞阳河风景名胜区,山奇水美,大家说笑间,不觉半小时又过去了,苗夫忽然又拾起刚才的话题,说道:“刘老师,庖丁这个词来源于古代汉语,那么吃庖汤是苗族自身的习俗,还是起源于汉族呢?‘吃庖汤’在苗语里是怎么说的?”
 
    我一下被难住了:“咦,这个我还真没有研究过哩,好吧,现在主人家的饭菜应该做好了,回去吧,和亲乡们边吃边谈,慢慢研究。”
 
    兴冲冲回到主人家,眼前的情景却让我有些尴尬,也有些生气:有一桌人早已在那吃得热火朝天,看那一桌人,正是“庖丁们”,而另一张桌上没有人坐,显然是留给我们的,但桌上空空如也。以苗族人热情大方、忍口待客的常规来看,这是很对不起远方客人的。我和这家主人是多年朋友,我必须去找主人说说。我一边安慰那几个研究生,一边去找主人。主人见我来了,慌忙说:“哎呀,你刚才跑哪里去了?你带来的都是城里人,是大学生,我们这些乡巴佬,哪里会炒那些宾馆里盘盘碟碟的菜啊?我们弄的这些乡下菜他们能吃习惯吗?所以我让那几个帮厨的先吃了。”说着把我拉进厨房,指着杀好的两头猪继续说:“来来,杀好的两头猪肉都在这,你喜欢割哪块就割哪块,按你们在城里的吃法炒几盘……”听到这,我原谅了主人,但心里还是感觉不对,我说:“哎,还炒个哪样盘盘碟碟哦,他们就是来吃庖汤的,我在路上说到庖汤,他们都高兴得很,你看,现在大家都饿了……”主人说:“哦呵呵,吃庖汤,那个好办,都煮熟切好了的,放进锅里就吃了,你来看。”我一看,灶上果然放着五、六个盆,分别盛着瘦肉、五花肉、血、粉肠、猪肝、排骨、豆腐……样样俱全,而且都煮熟了刚捞上来,香喷喷的。
 
    于是,我们刚刚被降温的兴致又一下回升到了原位。
 
    主人早把汤锅架在桌上的电磁炉,招呼那几个研究生围坐过来。主人和他的妻子、儿子也都还没吃,一直等在后面陪我们的。我就按照庖汤的吃法,把盆里的各种肉每样下一点到锅头,豆腐、白菜之类放一旁,桌边摆上几碗辣椒蘸水,桌下放上一盆热乎乎的炭火。那辣椒是刚刚在火灰里刨过,然后用石擂钵磕的,有一种特别的香味。等主人说几句谦虚话和祝词之后,我们就着一杯米酒,一齐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男主人关切地劝酒劝菜,女主人轻轻地唱着酒歌,我和苗夫有了醉意,两位女研究生吃出了汗水。在浓浓的乡情中,冬天的苗寨没有感觉出一丝寒意。
 
    只可惜,那一桌“庖丁们”先吃了,要不然吃庖汤的情趣将会更浓郁,留给这几个研究生的印象也会更难忘。这主要归责于主人,他不知道家乡人平常吃着的庖汤,就是很好的待客佳肴,正如苗夫虽然也是施秉人,但他自己却不知道拿什么介绍给两位外省女研究生。
 
    离开主人家时,在乡亲们依依难舍的送别声远去之后,我们的车里又回荡起雷艳甜美的歌声:
 
    “飞歌唱着家乡的好……”
 
    是的,谁不说俺家乡好?家乡真的好,家乡的好很多很多,只是我们“不识庐山真面目”,只是我们缺乏自信,只是我们缺少感悟,只是我们在寻找美好的芳洲里迷失了自己。
 
                                              (作者单位:施秉县政协)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作者:卡 柳 ][责任编辑:总编]
  
下一篇:没有了
  
阅读排行
  • 本地
  • 要闻
  • 社会
  • 县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