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学频道 > 小说天地 > 正文

温馨的灯光

    学校毕业后,我被分配到离县城60余公里的镇上工作,因为年轻,不经世故,胆子很小,还存在怕“鬼”心理。
    那个年代,由于电力紧张,白天绝对是没有电用的,照明用电也只能靠当地的水力发电解决,从晚上7点供到10点,之后,整个镇子就是漆黑一片,但凡谁家还有星点灯光,那多半点的是煤油灯。 
    在镇上,因为住房紧张,我只好借住在外单位,住地离办公室有将近4里路之远。这段路,以边是危岩绝壁,晚上风吹草木沙沙作响,很是阴森,外坎是大河险滩,河水不停咆哮的声响,格外恐怖。其间,公路边仅有一幢未装完备的三开间木房,它被我看作是夜行时的安全所在。可是偏偏有一段时间,我从未见这户人家白天冒炊烟,晚上亮电灯,我猜想,这幢木房的主人,应该是还不曾搬进来住。
    终于有一天,电灯熄灭后,我又一次壮着胆子走在这段路上,远远发现了前面许多四射的光线,很是醒目,不用猜,我肯定这些光线是从路边唯一的木房投射出来的。此时,这些光线奇迹般给我增添了安全感。我对这户主人的善行产生了敬重,因为主人于黑夜中点亮的不仅仅是一盏煤油灯,而是一盏爱心之灯,它使过往的行人都能感受到一路温馨。
    我走近木屋,清楚看见,在右则房屋,一盏用墨水瓶制成的简易煤油灯的光亮正透过偌大的板壁逢投射出来,但屋内却空空不见一人。我在想,主人为了路人的方便,这样做,真可谓用心良苦。
    之后,这盏煤油灯总是在电灯熄后点亮起,这使我每每于晚上走在这条路上时,感到很坦然,没有了怕的感觉。而这盏煤油灯,直至我换了新的住地,才慢慢淡出我的视线。
    可是有一天,当我与当地的一位朋友路经这幢木屋,谈及主人的善行时,才被告知,主人因为一直以来重病缠身,不久前已离开人世。其实他一直点油灯的目的,就是告诉别人,自己还一直活着。但不曾想,他点亮的油灯,不仅照亮着自己,也方便了别人。(吴剑)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作者:吴剑 ][责任编辑:总编]
  
下一篇:没有了
  
阅读排行
  • 本地
  • 要闻
  • 社会
  • 县市
最新图文